黄冈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版权局) 欢迎您!当前时间:
文化黄冈
我要分享   

闻一多言传身教树家教风范

时间:2017-05-08    作者:蔡金海    来源:浠水县文化局    阅读: 次   字体大小:

  闻一多先生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坚定的民主革命战士和杰出的诗人、学者,中国民盟早期领导人之一,中国共产党的挚友。1946年7月15日在昆明被国民党反动派暗杀,终年47岁。他以短暂的一生,一拍震山河的豪气,谱写了一首“最完美、最伟大”的史诗。毛泽东主席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说:“我们应当写闻一多颂”。建国60周年之际,闻一多被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央统战部等11部门评选为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百名英雄模范人物之一。
  中华民族素有“礼仪之邦”之称,向来重视家教家风,国风之本在家风。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多次在谈家风时强调:“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 闻一多秉承“清白乃躬心似水,笔耕世业是家风”的闻氏家训,淡泊名利,勤奋笔耕,守洁重节,言传身教,为子孙后代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躬心似水  笔耕世业
  闻一多出生于书香世家。父亲闻廷政是清末秀才,长于诗词曲赋。闻氏家族几代同堂,家里办有私塾,家中子弟除学习《三字经》《四书》等传统教材外,还学习国文、历史、博物、修身等新课程。“清白乃躬心似水,笔耕世业是家风”,闻家家训要求闻家子弟清白做人,朴实做事,心地善良,利用科学文化知识报效国家。闻一多从读私塾起就养成了刻苦学习的习惯,一捧起书本就如痴如醉,废寝忘食。他热爱祖国文化,尤其与诗歌结下了不解之缘。即便是在新婚蜜月中,他也整天不出门,不是看书就是读诗、研究诗。
  在清华学校读书时,闻一多每逢暑假回家,他都把侄子们找到一起,教他们背诗作诗。谁作得好,还给谁发奖品,奖品是他自己用的笔、梳子之类的小物件。
  据闻一多次子闻立雕回忆,闻一多提倡“诗化吾家庭也”,只要有时间,就教妻子和孩子们学诗,用诗歌感染和熏陶家庭成员。闻一多讲诗歌出神入化,生动传情,不仅把自己融化到诗情诗景中,“而且把孩子们和夫人,有时甚至连做饭的赵妈,都吸引进去了。”至今一提起那些难忘的日日夜夜,闻一多的子女们就会倍感温馨,沉醉在无比幸福的情感漩涡之中。
  勤俭持家  立德修身
  上世纪40年代,在昆明联大当教授的闻一多先生,因货币贬值,物价暴涨,薪水不足以养家,妻子多病,家里孩子多,生活难以维持。当时有的学者谋取官位,有的文人为财主、达官贵人写墓志铭之类换取钱财。闻一多挚守节操,对此不屑一顾,常靠借贷度日,甚至拍卖了自己仅有的一件大衣和十分心爱的图书。后来,他不得不以雕刻印章补贴家用方式担负起养家的责任,常常熬通宵刻印到天亮,白天仍然坚持工作。久而久之,手指头起了大疙瘩,眼睛也花了。有一段时间,家里饭桌上只有一锅豆渣炖白菜,偶尔吃到一点豆腐,大家都兴高采烈地称它做“白肉”。在昆明的那些年,闻一多先生一家不仅吃得苦,住得也很差,一家八口挤在普通农舍的楼上。晚上,小孩们打地铺,白天卷起铺盖,腾出地方吃饭和读书写字。
  有一次,一位朋友来看望闻一多,看到他们家的居住条件这样艰苦,不禁为之动情。闻一多却念起了杜甫的诗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闻一多感慨地说:“教了好多年的杜甫诗,只有亲身体验之后,才能领会到杜甫的心境和胸怀。”
  言传身教  德泽后人
  在良好家风的熏染下,闻一多的后辈们都清白做人,朴实做事,成为各自领域的专家。他们中既有学者、教授、杂志主编,也有高级工程师、研究员。无论身在何方,身处哪个岗位,他们都不忘祖辈的教导,家风、家训的传承已深入骨髓。有一次,闻一多次子闻立雕和夫人,回浠水参加闻一多纪念活动,夫人误将宾馆房间与自己所带茶盒一样的小盒带回了北京,发现后,闻立雕专程去邮局将茶盒寄回了宾馆,并附言表达了诚挚的歉意。
  闻一多长孙闻黎明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有一次,一名学者前来拜访他,不小心将一把雨伞忘放在他的办公室,时隔数月,闻黎明先生辗转多次,托人将小雨伞送还那位学者手中。
  正如闻一多的三子、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闻立鹏所说:“我的父亲对我影响非常深远,他用他自己的言行教导我如何做人,如何做一个正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