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版权局) 欢迎您!当前时间:
文化黄冈
我要分享   

王金石丹青妙手绘就“最美家庭”

时间:2017-05-03    作者:蔡金海    来源:浠水县文化局    阅读: 次   字体大小:

  王金石生于1943年11月,湖北浠水人。浠水县文化馆副研究馆员,湖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北省诗词学会会员,黄冈市美术协会艺术顾问,曾任黄冈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黄冈市第一、第二届政协委员、浠水县六至九届政协常务委员。
  王金石农民家庭出身,五岁进私塾,自幼爱好绘画,上世纪五十年代曾发表儿童画。早年毕业于湖北艺术学院美术系(今湖北美术学院),因形势需要,毕业未分配就回到了农村。和老伴曾种过田、上过水利、卖过艺,做过临时工。几十年风雨兼程,生活教会了韧性和坚强。擅长中国人物画、山水画。五十余年,信念不移,坚持创作。在全国各级展出、发表大量美术作品,有的出版,有的获奖。在省内外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应邀为多位共和国将军作画,不少作品被海内外收藏家收藏。代表作有《户户储粮》、《菜农》和《父老乡亲》等。所作人物画《钟馗系列》、《济公系列》、《仕女画》等看好艺术市场。1980年代,以办班培训与个别辅导相结合,先后向艺术院校和社会用人单位输送了不少美术人才。1990年代,独立创作完成湖北省委宣传部立项扶持的重点作品百米革命历史长卷画《鄂东将军图卷》。作品曾在省内外巡回展出,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政协报及湖北等多家新闻媒体作过宣传报道,作品获首届东坡文艺创作(政府)奖。2001年6月,被专家誉为“中国巴黎公社墙”的《鄂东将军图卷》原作由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收藏。这是军博唯一的巨幅长卷藏品,也是我国同类题材中唯一的百米长卷画,是军史艺术中一件难得的传世之作。同名画集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其古典人物画《济公》、《钟馗》及乡土画作等多幅中国画被加拿大、新加坡及港台地区收藏家收藏。曾被评为湖北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先后享受黄冈市政府和省政府专家专项津贴,是到目前为止,浠水县文化系统唯一获此殊荣的老专家。
  从农村走出的王金石毕生从艺,生活简朴,与之风雨同舟的老伴,持家有道,教子有方,家庭和睦,是传统型的贤妻良母。夫妻两人从不沾染抹牌赌博等陋习,更无动辄打骂的粗暴家风,用自己一言一行传承优良的中华传统美德,展现出了比金钱更贵重的高尚情操。王金石现在所居住的文化小院老宿舍,就是子女们的“快乐老家”。每逢重要节日,祖孙三代人都在这里团聚。子女们享受父母兄妹的亲情幸福,父母享受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老夫妻晚年生活仍充满情趣,老伴常陪他回农村,走田园,体验生活去采风,绘画出了大批作品。为此,县文化馆还专门开办《金石画展》,常年对外开放免费展示。
  王金石一生勤奋学习,笔耕不辍,成果颇丰,不仅事业有成,还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大家庭。王金石的三个子女都受过高等艺术教育,学有所成,各凭自己的专业特长在社会立足,或教书育人,或从文从艺,诚实敬业,低调做人。全家三代十二口人,其中七人有大学学历,六人从事美术专业,老幼十数人皆能动笔书画,可谓满门丹青妙手,堪称文化艺术之家!
  在坚持美术创作的同时,为提高艺术素养,王金石坚持写诗、练习书法、学摄影、学拉二胡。老伴也拿起画笔学画画,老夫妻俩还在古稀之年,学会了电脑上网、开博客、用微信。以自强不息终身学习的精神,影响带动后人,让子孙们砥砺青春,放飞梦想。
  “身教重于言教”,在父母的影响带动下,兄妹三人都圆了大学梦。王金石长子现供职于武汉某雕塑研究设计院,由他亲自设计或制作的城市园林景观雕塑,遍布武汉、神农架、孝感、安陆、仙桃、鄂州、黄州和革命老区大悟县,以及山东、广东等地,影响较大。二儿子现在浠水一中从事美术教育,教学成果多次获奖;二儿媳同在一中任职语文教师,工作认真且能歌善舞,是学校工会负责人。三女儿大学毕业留校工作,现为某高校艺术设计学院副教授。老少四家三代人,家家与人为善,团结和睦。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影响和教育下一代,王金石极力贡献余热,几年如一日举办少儿家庭美术班,培育出了上千人次的美术新苗。
  他秉承“子女强,则家强;家强,则国强”理念,以培养“身心健康,一专多能”的后代子孙,以知识改变了家庭命运,以激情成就了家庭梦想。2015年,王金石一家被黄冈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市综治办、市妇联4部门评为黄冈市首届“最美家庭”。
  退休后的王金石拿画画当成抒发自己心情和感受的工具。他走村串巷采风作画,纯粹是兴之所至,有感而发,不受势利影响。他从不标榜自己是“著名画家”,他只说自己是个“文化庄稼汉”,一辈子都在耕种。其画作往往寥寥数笔,略施淡彩,生动鲜活,妙趣横生,仿佛故乡人物趣事就在眼前。配上幽默而富有哲理的题跋,加上扎实的笔墨功底,有一种别开生面、清新可人的感觉。
  用他博客上的口号来说,就是:“画底层人物,叙乡土风情,写炎凉世态,为生活留痕。”
  他不仅画画,而且写诗。一字一句都充满了历史的无力感和岁月的斑驳意味,让这些生活在衣食饱暖太平盛世的年轻人深为打动。例如这首怀念昔日农村艰苦生活的诗:“高楼大厦好繁华,不及当年父辈家。捞月一盆豇豆面,掏灰两个麦麸粑。疲横大畈无边铺,渴饮荷塘有味茶!人到无求心自泰,乡思如织绕桑麻”。诗作充满了雷雨过后水点过干渴泥土的那种土腥气,令人难忘。
  王金石先生就是这样,看似有点没正形,但他骨子里的顽皮野性幽默里,渗透着强烈的个人生命的历史感,如水墨晕染悄无声息,让生活印痕潜移默化影响后世子孙。